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“当日去茶舍喝茶,胡芩在旁放风,行径鬼祟,还被茶楼里的小厮误会,以为他有何不轨之行,期间争吵了两句,如此才对他有了些印象。”

伙计带笑,语气却不热络,“姑娘要什?”

戚浔看了几眼,很快选了一块与傅玦给她的那方帕子相似的方巾,“——”

日头西斜,天边一片火烧云绚烂夺目,戚浔乖觉道:“不合适吧,时辰还早,大家都忙着呢。”

长这大,她极少买这些女儿家的玩意儿,而此刻柜前站着一溜儿衣香鬓影的夫人小姐,她一身素净青袍,显得颇为落拓。

宋怀瑾轻啧一声,“怎么,你们还怕个?”他指了指放证物的房子,“那里头多少从死者身上来的东西。”

戚浔便也不推诿了,且她的确有件事要办,将验状交给文吏们收好,戚浔趁着斜阳余晖催马往西市去,她这人最不喜欠人人情,她要去给傅玦买块帕子。

她刚指出去,忽然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,又伴随着一道清脆悦耳之声——

王肃嘴角一抽,“大人, 可是淹死人的石缸。”

西市上各式各样的铺子鳞次栉比,戚浔没买过男子用的帕子,一时有些『摸』不着头脑,沿着长街转了两圈,才进了一家胭脂水粉铺子,铺子卖手帕之类的小玩意儿,戚浔一眼看过去,眼睛都花了。

“大人, 锦茗茶舍的人带回来了!”

周蔚应是, 又叫了个弟兄往伯府去,没多时,去清风茶楼抬石缸的王肃回来了,那石缸有数百斤, 一行六人才用马车搬回,宋怀瑾瞧着颇为无奈, 令他们往后院搬, “等案子了了, 东西没地处置,看茶楼要不要搬回去,不要的你们也弄点什来养上……”

宋怀瑾嗤笑,“那你留着干嘛?今日你在伯府很是机灵,给咱们省了不少功夫,否则再过两日伯爷入宫告状,你大人我少不被魏大人数落,早些回去歇着吧,你几日跟着跑不容易。”

女子显然发现戚浔要同一块帕子,短暂的愕然之后有礼的道:“姑娘,虽是你先来的,不过……能否将帕子让给我呢?”

时辰不早, 宋怀瑾正在看李赫二人的供词, 闻言便命朱赟将人带去地牢, 又对周蔚吩咐道:“你去伯府走一趟, 将眼下二人认罪之告诉伯府, 而后去杨松的屋子里搜, 要将他说过的匕首找到, 而后在伯府找几个人采证。”

月白的方巾就这一块,戚浔迟疑,时眼前人问:

掌柜的和店内伙计瞧她装扮,显然将她当成了只看不买的客人,无一人上前招呼,她便在夫人小姐们身后们往柜台里看,看了一圈,才发现了一个卖男子饰物的角落,此处人迹稀少,她忙叫来伙计。

“劳烦伙计,我要块帕子。”

朱赟带着二人离开,戚浔拿着一份验状从班房走了出来,验状早就写好,如今只待追查证物过堂,她一番查漏补缺后拿给宋怀瑾看,宋怀瑾看完了,“行了,你办我放心,之后的你不用管了,现在下值吧。”

宋怀瑾笑骂一句,那头朱赟已经带着锦茗茶舍的人出来,朱赟道:“大人,他二人认出来了胡芩,但是对杨松和李赫,实在是印象不深,过去半年了。”

宋怀瑾有些失望,还是吩咐道:“去写供词吧。”

“如何认出的胡芩?”

朱赟将锦茗茶舍的掌柜和伙计带了回来,又道:“属下问了,去岁九月中旬, 他二人一直在茶舍当差,未离开过,只是时隔已久,他们记不清杨松和李赫了,带他们去地牢见见人。”

王肃撇嘴道:“那屋子确实阴气。”

戚浔回头便撞入一双妩媚的妙目之中,身后女子生的雪肤花貌,尤其那双眸子脉脉含情,好似一痕碧水,便是同为女子的戚浔,都不禁惊艳。

仵作惊华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