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这还不够,皇帝陛下将手中权力,几乎完全分给三省六部,留给自己一个监察九州的权力,手中刀剑可将任何一个有违大威律法的大小官员项上人头砍下。

可是,他是如何知道这些人做的这些事?又是如何悄无声息将其脑袋割了下来,挂在城楼迎风招展的?

一时间,各地城楼之上的头颅,越来越多,罪状将整个城楼贴的毫无缝隙。

站在他如今的位置,便深知一个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”的说法,若是有一人小觑这符石,下场一定会死得相当凄惨,哪怕国力雄厚如大威,也不能小觑天下人。

很多为官者心中的贪婪,随着手中权力的变大,渐渐便被释放了出来,一时间民不聊生,哀嚎遍地。

景霄敕令。

只是如今的景霄大帝,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,登基之初便将有些乱象的帝宫内外一通乱杀,杀得百官不得不心悦诚服。

当然,景霄大帝设想中的百万军,只是那种很平凡,没有符师加持的寻常士卒,若是是有符师,则另当别论。

其中原因,估计唯有当事人景霄大帝,才能说得清楚谁对谁错了。

人头之下,张贴着累累罪状,条条皆该死。

更让人不可思议的,是有那么一些真心为老百姓着想之人,在那些人被砍掉脑袋之后不久,便平步青云,一下子便站在世人眼前,拍着胸脯保证。

虽是如此,以前的帝王,还是需处理很多乱七八糟之事,过得不是很潇洒快活。

让百姓激动,让百官瑟瑟发抖的,还不是这条条罪状,而是那纸张上盖着的猩红印章。

对于昔日书生所言,景霄大帝已经琢磨好了一个专为伏羲氏夕霄部量身打造的州府。

大威帝国,一州设立一府,一府统帅若干郡县。玄安城中再设三省六部,监察九州各府。

只是还不等这些贪官污吏作威作福多久,便有一群藏在黑暗中的人,将其头颅割了下来,悬在城楼之上暴晒。

一时间,景霄大帝之名,传颂九州各地,越传越神,越传越玄乎。

万余人,说多不算多,讲少也不算少。但是这战斗力嘛......能正面接自己三两招的,横推百万军不是什么难事!

所以对于伏羲氏这上万人,景霄大帝便有个颇为得意的想法。

为此众说纷纭,有人说,陛下暗中成立一个机构,藏匿在人间各处,充当耳目,监察九州,只要罪名成立,达到动手之际,脑袋怎么掉的都不知道。

古籍有言:何谓九州?河、汉之间为豫州。两河之间为冀州。河、济之间为兖州。东方为青州。泗上为徐州。东南为扬州。南方为荆州。西方为雍州。北方为幽州。”



有人说,陛下是个仙人,能够听到天下人的祈祷和哀嚎。

景霄?那不是当今草包皇上的名号吗?

伏羲府!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说来也怪,自从景霄大帝这样一搞,刚开始那段时间,虽说确有几分乱象。

并对外放言称,除了大威帝国的君王宝座,没办法与诸君共勉,其余高官厚禄,任由有志之士随意采摘。

只要名正言顺,无人不可杀。

身为君王的他,要做的就是一件事。将藏在人群里的黑暗打散,将埋在人海里的珍珠悉数挂于天际,让天下众生皆能不一样的光彩。

姑且就叫它伏羲府吧。

尤其是登基以后,陛下也不做别的,只是设立一个让天下人共同监视的学宫,为九州有志之士打开一条直指帝宫的大道。

人群一下子便炸开了锅,近些时日发生的种种,是在是太过于玄乎了。

大道南行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