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两人边聊边赶路,丁一和牛大富追了上来。

“府尹大人临时家中有事,出城了。”

又是遁术。

丁一道:“杨大人怕你们两个应付不来,命我和牛大富前来协助你们。”

“报案的是一个小童,大清早来油坊买油,被吓到了。除了确定身份外,现场基本没有动。”

范小刀不解道:“这种案子,又有锦衣卫,又有东厂,什么时候轮得到我们六扇门来查?”



双方交接完毕,赵行道:“进去看一下。”

案发地在正阳门外一间油坊。

在顺天府管辖区内,出了这种案子,无论上峰派哪个衙门来查案,顺天府尹乃是第一责任人。可是,顺天府尹这种官职,看似比寻常知府高上半级,可在皇城之中,天子脚下,权贵多如狗,这个府尹,责任大,权力小,做事多,功劳少,上下受夹板子气,所以干脆练出一门遁术,谁也不招惹,谁也不理会,既然升迁无望,那就混到任期满吧。

在其中,副使萧义律扮演了关键的角色。从某种意义上,他是推动这次和谈的人物之一,而且又是北周皇族身份,在北周地位颇为尊崇,他这一死,之前的种种努力,怕是又付诸东流。

现场早已被顺天府的官差封锁,顺天府三班衙役的头目李快手看到赵行等人率六扇门众人到位,连过来与他们交接。

北周副使?萧义律?

北周使团并不急,急地是大明朝廷,明年便是大明天子六十大寿,朝廷想在寿诞之前,收回凤凰岭,正是认准这一点,北周使团能拖就拖,这场拉锯战已持续了将近半年,而且看上去将继续拖下去。

杨得水代任总捕头之后,作为他的嫡系,丁一在六扇门的地位水涨船高,然而,这位红衣捕头并没有因此表现出任何傲慢,相反的,一如既往的谦卑,对赵行、范小刀也好,对门内其余人也好,始终十分客气,所以丁一在六扇门中人缘特好,就连范小刀也十分喜欢他,可是不知为何,赵行却始终对这位鬼樊楼出身的同僚有一些提防之心。

“使团派了一个人来查探过,然后就离开了,据说他们正使如今正在礼部那边大闹,向陛下讨个说法。”

“哇!”

李快手提醒道:“有些碎货。”

丁一笑道:“孙大人的修为,是越来越高深了。”

看来,谈判的任务,任重道远。

赵行打量四周,奇道:“北周的人没来?”

赵行问,“怎得没看到孙大人?”

赵行、丁一眉头一皱,各自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巾,向油坊内走去,范小刀、牛大富不明所以,也跟着进去,只见现场一片血腥,北周副使萧义律,被人大卸八块,头颅、四肢都被砍下。

丁一问,“是临时家中有事,还是家中临时有事?”
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你不是说是宫里指定我们破案吗?”

“赵捕头!”

“也是也不是。”赵行道,“杨得水请命在先,宫里发话在后。”

范小刀与拓跋白比武决斗之时,曾见见过那位北周老者,看上去十分稳重,没有想到竟死在了京城之中。如今,北周使团来入京已有数月,针对凤凰岭一带的归属、开放边贸、岁贡等事一直没有谈妥,双方不肯让步,几乎没有进展,而且还因为赵行卷入夏雨荷案导致赵焕被弹劾,中断了半个月。

赵行苦笑道:“锦衣卫、东厂,他们查自己人可还行,没有油水的事,躲都来不及,怎么会主动去做?更何况,这种案子,涉及到两国邦交,做好了是理所当然,做坏了可是要背锅,也就杨得水这种屁股没坐稳,想要急于立功的人,主动请缨。”

“有区别吗?”

我当捕快那些年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