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回想当初,真是心有余悸,倘若一步行错,他现在恐怕早已成了枯骨。

但不管说哪一个有道理,老者的下场,都一样的凄惨不堪。

“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

最后,又痛又痒之下,两眼翻白,直接晕厥了过去。

“这老小子不行啊,我都还没有问话,他就晕了!”刘官玉感叹道。

“不可能,这可是我巫族秘法!绝不外传!”老者立时下意识的拒绝。

魅影却是灿烂一笑:“再过半个时辰,如果你还能这般硬气,我就佩服你!”

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的杰作,有的是用嘴咬,有的是用手撕。

但他确信,刚才那种异样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,疑惑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?”

“把你的血祭之法,完完整整的交出来,我可以饶你一命!”刘官玉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“要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,就看你愿不愿意配合了!”刘官玉说道,嘴角泛起戏谑的笑容。

“别急,先让他尽情享受一下生死符的美妙感觉,他一定会很爽的!”孙岩石在一旁煽风点火。

“嗯,有道理!”刘官玉一边点头一边笑道。

不住的惨叫,眼泪鼻涕一大把。

“将军的手段,神鬼难挡,区区一个老头,如何抵挡的住?!”狂战天猛拍马屁。

老者只觉胸口突然升起一阵异样,但只是刹那间,便又恢复如初,不由的一怔。

全身鲜血淋漓,皮开肉绽。

“你不是挺硬气的吗?为什么还会哀求?”刘官玉眼神冷冷的扫视着老者,一脸的嘲弄之意。

说罢,右手微微一动,一枚生死符冲进了老者体内。

但显而易见,老者根本没有多硬气,生死符发作仅仅片刻之间,他便顶不住了。

“饶,饶命!”

当然,少数人例外。

“要我怎么配合,你说吧!”此时的老者,早已失去了先前的傲气,一副谄媚的样子。

这一次,他所率之部以标枪杀敌无数,立下了大功,自然是心情愉悦,眉开眼笑。

也不知他是说孙岩石有道理,还是说狂战天有道理。

“将军,我现在就把他的人头砍下来!”狂战天吼道。

“说我是魔鬼,对吧,”刘官玉一笑,“那我就魔鬼一次吧,否则名不副实了!”

“那就很遗憾了!”刘官玉沉声道。

过得片刻,老者悠悠醒转,却是全身筛糠似的颤抖不停,牙齿咬的咯咯直响,双眸中满是惊惧到极点的神色。

此时的老者,便是想死也不可能了,他体内的巫力早就空空如也。

处在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境地,任何一个人,恐怕都很难保持住自己的傲骨。

“真肉麻!你要拍马屁也行,但你能不能有点艺术?”王丽敏嘲弄道。

“呵呵,你不怕?刚才是谁在求饶?”狂战天一脸的鄙夷,敢作不敢当的小人。

老者立时明白了这一点,颤声道:“只要我说出来,你肯定会饶我一命,对吗?”

想当初他也是深受生死符的痛苦,万幸的是,他及时转变态度,表明忠心,这才得到了刘官玉的接受,还给他配备了新的重剑和盾牌。

“你以为我怕啊?”老者犹自嘴硬。

而且这重剑,丝毫不比原来的差。

“我,我……”老者理屈词穷,有些恼羞成怒,“谁能想像得到你竟有这种魔鬼手段!”

“嘿嘿,你马上就知道了!”一旁的狂战天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“嘿嘿!”狂战天得意的笑,一副我就这样,你咬我啊的表情。

九日焚天最新章节!

章节目录